马锡武审判方式下的“项城大民调”(上)

▲2003年2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河南省委在河南省人民会堂隆重召开大会,授予李和鹏同志“全国模范法官”荣誉称号

这是2007年以来项城市法院民商事案件的调解撤诉率。自去年该院启动诉前调解程序以来,调处各类纠纷1076件,为群众减轻经济负担11万余元。截至目前,经调解解决的纠纷,无一起引起诉讼,当事人自觉履行,切实达到了案结事了,群众满意。

据统计,去年当事人到该法院申请执行的案件共有377起,与前两年进入执行程序的1482起案件相比,同比下降了75%,执行难题得到了基本解决。

今年3月,新桥镇张大庄村的张老汉步履蹒跚,两手颤抖地拿着诉状来到项城市法院秣陵中心法庭,要状告儿子们不孝顺。见到老人,庭长马衡安排老人坐下,仔细听了他的陈述。他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跟老人的脾气有关,遂委派副庭长耿贺华带人跟着张老汉一起前往老人的大儿子家中。

果然不出所料,没说上几句话,老人与大儿媳便吵了起来,看到大儿媳伸手要打老人,耿贺华忙起身劝架。不料,院子里拴着的一条狗猛地窜上来,一口咬在耿贺华的腿上,鲜血沿着裤管往下流。见到这突发的一幕,情绪激动的人们一下冷静下来,劝他赶快到医院治疗。而耿贺华却利用这次机会,让村民调员把老人的儿子全部叫来,对老人的赡养问题进行调解。老人的另外3个儿子来到老大家中,都被法官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经过调解,由村委会按规定在村边为老人划出一块地方建房,老人自己独住,平时的生活费用由4个儿子共同支付。一直到当事人全部在协议上签字后,耿贺华才在民调员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张家人一起目送着法官,直到警车消失在路的尽头。

11月6日,当记者随项城市法院回访人员找到张老汉时,他正骑着一辆小三轮车在柏油路上闲逛。见到耿贺华,他没说上几句话,感激的泪水就打湿了衣襟。

民商事案件涉及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处理不妥容易引发难以预测的后果,项城市法院总结出了“五步调解工作机制”。法院大厅和基层法院都专门设有立案调解室,法院按案件本身的可调性和不可调性进行分类,在立案审查阶段7日内分类先行调解,对调解未果的案件再立案;进入审理的案件,法院深入了解双方当事人家庭社会关系、矛盾的成因、双方当事人平时信赖的人,积极寻求社会力量帮助做双方当事人的调解工作,从而再次使部分案件达到息诉;在开庭前讲法律、讲判例、讲情理、讲利害,告知当事人所期待结果的风险度,让双方当事人消除对立情绪,使有机会和解者握手言欢;在类似案件开庭时,抓住与双方当事人有关人员在场的机会,利用庭审中休庭的办法,引导他们劝说即将入庭的双方当事人,促使他们达成和解;在案件进入庭审过程中,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辩解等,讲明法院裁判可能激化矛盾,增加上诉、执行等负担的不良后果,使当事人从庭审中醒悟从而接受调解。

这是今年以来项城市法院行政争议案件协调结案率。针对所谓的“民告官”案件,项城市法院从构建政府与群众和谐的高度出发,以和谐司法为理念,倡导行政争议协调和解。2007年,项城市法院共审理行政案件102起,协调结案78件。今年上半年,该院审理此类案件37件,协调解决30件。一件件行政争议案件的化解,密切了干群关系,得到了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

1999年,当地一户姓韩的人家扒掉旧房准备建新房时,与邻居任某因边界问题产生了纠纷。在协调无果的情况下,任某将土地管理部门诉到项城市法院,要求撤销韩家的土地使用证,而韩家也起诉,要求法院撤销任家的土地使用证。你告我、我告你,闹得不可开交,这场官司一打就是6年,韩家人一直住在临时帐篷内。

双方因结怨太深,以致动手打架,并且造成双方均有人员被打成轻伤,公安机关也不得不介入处理。老韩的妻子还买来棺材摆在院子里,准备跟对方以死相拼。

项城市法院实行大民调后,行政庭庭长王燕分析后认为,双方打官司的真正目的不是为告土地管理部门,症结还在于边界问题。于是,她带着行政审判人员多次到当事人双方家中,通过大量的思想工作,最终使双方当事人达成满意的意见:任某夫妇年岁已大,子女都已成家另过,住房宽裕,愿意把自己的房地产作价5万元卖给韩某,韩家人买下了一宅一院。不久,双方撤诉。

为表达对法院的感谢,韩家人专门请了唢呐队到项城市法院,把一面写着“人民法官,一心为民”的锦旗送到法官手中。

在实践过程中,项城市法院结合行政争议案件的特点,总结出了“调查研究、找准焦点、依法协调、案结事了”的调解模式。

在此类案件受理过程中,充分听取各方当事人意见,深入纠纷现场调查,了解矛盾产生的历史背景、发展过程、形成诉讼的直接原因、当事人的诉讼目的等,听取当事人所在基层组织及人民群众的意见或建议,全面掌握案件的各个细节;通过调研,找到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什么,各方面的利益平衡点在什么地方,化解矛盾的可能性有多大,为正确引导调解打下基础;依法、正确引导诉讼各方当事人心平气和地坐下,由法官释明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找出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弹性幅度,尽量缩小当事人之间的距离,促成当事人达成一致意见;通过依法协调,综合各方利益,使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从而实现政府支持、群众接受的效果;当事人就人身权利或财产权利达成一致意见,群众接受后,建议行政机关改变具体行政行为或履行法定义务,最后由原告当事人撤诉。

这是一个倍数,去年以来,在项城市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民事部分的调解结案率达66.7%,与2006年同期的10%相比,调解结案率提高6.7倍,并协助有关部门追回被抢、被盗现金和物品退赔受害人7.3万元,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李芸洁,项城市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她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该院办理过的赵某故意伤害一案。

今年20岁的赵某在一次酒后,持刀将村支书的手砍成轻伤。项城市法院立案后,在向赵某送达有关法律文书时,也将该院制作的《刑事被告人民事赔偿义务告知书》送给赵的家属,向其讲明赵某当受到的法律处罚,并劝其家人主动向被害人承认错误,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争取从轻处罚。

在为被害人争取权益的同时,办案法官又将《刑事被害人权利义务告知书》送到了那位村支书手中,劝导他发扬以和为贵的精神,讲明调解解决问题的利弊,希望他能给被告人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通过庭前调解,被害人同意了,赵某却坚决不承认砍伤村支书一事,并要求司法机关重新做出鉴定。而了解事实真相后,赵某的父亲坚持不再为儿子的申请提供费用。

“事出来了,要认识到错误,现在从证据上看你已经构成犯罪了。”李芸洁找到赵某同他谈心。经过几次沟通,赵某终于承认错误,愿意向被害人道歉,并赔偿被害人2万元钱的医疗等费用。根据有关法律规定,项城市法院对赵某判处了缓刑,从而化解了这起有可能引发“一场官司十年仇”的刑事附带民事案。

在被害人接受赔偿的那天,双方当事人一起约好,各自带了准备好的锦旗,敲锣打鼓地来到法庭,向法院表达感激之情。

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普遍存在判后可能引发矛盾激化和执行难等问题。项城市法院在办理此类案件时,认真审查案件起因,分析伤害种类,从而挑选出可以调解的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该院探索推行“五步引导工作机制”,即释法明理促调解、以和为贵促调解、穷尽措施保执行、督促协助退款物、惩罚教育相结合。

在调解过程中,对于被告人不积极履行赔偿义务或双方就民事部分调解不成的,法院指导被害人提供被告人的财产线索,采取保全措施,为执行打下基础。为保证调解效果,法院在被告人与被害人达成协议后,及时督促被告人及其家属履行赔偿义务。对被告人及其家属主动承认错误,积极履行民事赔偿义务,得到被害人谅解,被害人主动表示放弃追究其刑事责任的,法院在定罪量刑时,依法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

1986年进入法院工作,在全国率先推行司法改革。在郸城南丰法庭任庭长13年间,主办案件1685件,调解率占99%,无一例重审改判,无一例涉法。通过大量实践,他总结推出了“案前清廉教育保司法形象、立案诉讼知识教育保立案效果、案中庭审教育保裁判效果、案件执行教育保审判效果、案后回访教育保社会效果”的“五步诉讼教育引导办案工作法”,得到全国司法界认可。

在此期间,南丰法庭先后被评为全国人民调解先进单位、全国优秀人民法庭。2003年2月,李和鹏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模范法官”称号,最高人民法院、省委联合召开“全国模范法官李和鹏表彰大会”,并作出向李和鹏同志学习的决定,这是建国以来我省首次。

2007年,李和鹏调任项城市法院院长,他结合马锡武审判精神和“五步诉讼教育引导办案工作法”,创造性地提出“大民调促进大和谐、大和谐促进大发展、大发展促进大民生”的工作思路,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项城模式”。

2008年初,项城市法院被评为“全国思想宣传工作先进单位”,付集法庭被评为“全国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单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