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发扬马锡武式审判方式 法官走进田间调解

胶东在线日讯(通讯员 耿淑芸 巩晓燕) 马锡武审判方式最大的特点是注重调解,调解是我们国家长期以来的司法审判实践经验,也被称之为东方经验。招远法院齐山法庭在处理每一起案件时,自始至终将这一精神贯穿。

去年秋,被告丁某将自家的玉米秸堆放在原告阎某君、闫某波责任田南边渠中。今年5月初,不知何原因,被告玉米秸着火,火势殃及两原告麦田,致两原告小麦被烧。原告只是拍了照片,未报案。经村委调解,被告否认系自己的玉米秸引起着火,致使调解不成。6月20日,两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282.80元。

乍一看,案件不大。但审理中法官发现,两原告仅向本院提交了该村村委出具的证实被告玉米秸着火烧了原告小麦的证明,而原告提交的照片,不能确定被烧小麦的面积。原告称被烧小麦5行,被告称不是自己玉米秸导致原告小麦受损,且原告只有2行小麦被烧。原、被告各持己见,案情一时难以查清。由于被告在村里宣扬,镇政府有人,不怕打官司。开庭前某村支部书记也来到法庭,为此原告非常敏感,觉着被告确实找人了,产生对抗心理,要求法庭必须判决。办案人对原告说,你当时没有报案,没有充分证据证实被烧小麦面积。原告则坚称照片是确凿证据,要求按照照片认定。由于原告非常固执,对抗心理严重,若让原告举证证明被烧小麦面积,现在看来很难,加之这个季节地里又种上了玉米,现场已经不复存在。

本着为当事人负责,为案件事实负责的态度,办案人还是驱车来到现场,仔细勘验。经过勘验,被烧小麦可能只是由于被告玉米秸堆放在地堰缘故,只烤焦了地堰附近麦穗,麦秸被烧很少,隐隐约约能看出一丝痕迹,大体估算一下,原告被烧小麦约5行,与原告所称基本吻合,被告在法官的一直劝说下也承认确是自己玉米秸着火导致。下面的问题就是确认被烧小麦面积,原告责任田2.5亩,麦子32行,每行0.078亩,被烧约5行,合0.39亩。原告不服,提出这个计算方法不对。由于原告责任田不规矩,这只是大概,为证实我们计算的合理性,我们到被告责任田考察。被告责任田与原告在一块地内,非常整齐,面积是3.92亩,共48行,每行合0.082亩,若按照被烧小麦5行计算,为0.41亩。在铁的事实面前,原告只得认可被烧小麦不到半亩地。办案人回法庭重新召集双方调解,面临的问题就是亩产多少斤。

原告称亩产1200斤,被告称亩产800斤。双方为此争执不休,调解又陷入困境。办案法官耐心的单独做双方的工作,对原告讲,即便按照0.41亩计算,每亩1000斤,才410斤,每斤市场价1.07元,才438.70元,他要求被告赔偿1282.80元太多。原告称由于麦田被烧,影响到玉米的生长,损失最少也得200元。要求被告赔偿600元。办案人及时抓住时机,单独对被告讲,若调解处理,赔偿600元就可以了,若调解不成,还需要对被烧麦田面积、亩产、损失等进行价值认定,鉴定费也得由被告出,被告见状,立即同意调解意见,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由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00元,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本案顺利执结,双方当事人都无比感激,赞成法院这种走上田间地头的调解方法,合民情,符民意,既打消了原告的抵触情绪,又让被告心服口服。办案人对当事人讲,在法律面前,无论案件大小、有没有所谓的关系,法院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一丝不苟,杜绝人情案、关系案。当事人连连点头,称法院秉公办案,不徇私情。

此案的处理,使我们充分认识到,马锡武审判方式仍需发扬。有人埋怨案多人少,没有时间搞调查研究,没有时间深入群众,更不会到田间地头。我们认为,当前人民法院面临如何运用司法手段,更好的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及时化解、妥善处理各类矛盾和纠纷,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是我们追求的司法目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